海殤小嵐的家

關於部落格
這是小嵐活動滴記錄ㄛ~~
  • 75112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有關某人在無名網誌所po的文章說明及聲明


一.有關去年的事件,本人對可可部落格日前所發的文章說明

1.本人從未說過樂樂遭到可可虐待,本人曾聽貂友說可可家的貂有排他的習慣,因此便自認為是遭受其他貂所咬傷而未受到妥善處理所造成尾部畸形,對於這點,本人因沒詳細查明是本人之過,在當時已請朋友在網路(可可的無名)上代為道歉(為何會請朋友代為道歉,本文後面會說明)
而在當初可可說樂樂可能是因為近親交配所產生的麒麟尾,在當時已有電話與jh求證,而樂樂的原主人(布丁麻)之後也有與jh求正過,jh說明原主人的母貂與jh的公貂並非同期購入,再加上有在製作記錄因此不可能是近親交配(本人已於日前在jh留言版留言,請jh針對此點說明,之後會公佈留言及回覆內容)

2.在可可文章中,可可說我與一休一人二化在她版上留言,本人在此特別聲明,因本人在台北時除上班時間外,在家中所用的是筆電,而本人的筆電在本人飼養貂後的第二個月就無法再使用,因本人的貂將筆電的電源線與變電器的線咬斷,再加上本人又是單獨北上工作,其金錢需事先規劃,因此重新購買需等幾個月存款所以,本人在去年8月時晚上就無法上線,只有白天利用公司電腦上線,當時事情發生末了,一休來電說因布丁麻的男友打電話給他,說不想再捲入,且妃妃是第一次生,所以小貂都是他們的寶,所以一休便答應不再繼續與可可爭執,因此提議上線道歉,求得事件落幕,但在電話告知本人時,已是本人下班後,實在無法上線,在一休苦勸下本人只好答應,並請一休在可可的無名代為發道歉留言

ps:本人的筆電是有點年紀的比電,因此電源線要調貨,因此於去年12月初才購得,本人尚有訂購單及取貨單的副本可供查證


二.有關樂樂是近親貂再配種事件說明

去年(2008年)與可可認識時,可可曾經問過本人說有沒想再養一隻母貂陪狐狸,本人回答說因狐狸剛到本人這邊,狀況不算很穩定,再加上本人租屋處小還有錢需事先規劃好,因此短時間內沒有考慮再飼養一隻,若要再養一隻要等到明年才會考慮
但在第一次見面時開玩笑的跟一休說我也要(一休本人也證實本人當時的語氣是玩笑話),一休也玩笑的說剛被狐狸上的那隻就送你(此時狐狸抱著一休家的一隻公貂在嘿休中),此時可可就插話說要不然這樣,她幫一休找要交換血緣的貂,一休也因可可人面較廣,就答應了
之後約去年7月底時可可突然告知幫我找到一隻小母貂,是以一休的一隻有安哥拉血統的白子公貂換1公1母的小貂
當時雖然錯愕也措手不及,但離可可北上還有一段時間,應該可以再重新規劃錢,再加上想到可可好心且努力的代找小貂,也就沒說什麼就接受了
在之後可可與布丁麻還有本人都有在聯繫(無論是MSN及電話),但可可既然懷疑小貂是近親交配所生的貂,為何在那段時間不跟我說,小貂有麒麟尾也沒說,在第二次見面時見到小貂才告知,並說小貂很兇會咬人,連她男朋友要幫牠洗澡都被牠咬,她男朋友差一點就打死小貂

可可既然知道小母貂是要來陪狐狸的而小公貂是要配一休家的粉圓的,那為何還在知道是近親貂的狀況下(那時可可說可能是近親交配所生的小貂),將小貂交給我及一休,且是在交貂給我們時才告知呢?

再來就是樂樂跟狐狸配種的事,本人也在雪貂中心說得很清楚,本人是在確定狐狸無法繁殖的狀況之下才讓樂樂與狐狸配,本人再三強調狐狸的精子只有"正常貂的一半",且還是80%已死亡20%幾乎不會動,更何況確定樂樂非近親貂呢?再則麒麟尾的問題,可可也在自己的部落格中貼搜尋網址,其中皆說明麒麟尾並非近親交配所產生,而是基因突變所造成,且已是穩定基因
雪貂中心中的那位插曲(杜蘭朵)卻再三針對本人,且誰說本人做檢驗是在台北做的,本人家住台東,獸醫師說精液檢查不是很困難,我認識的獸醫朋友是免費幫本人做的,對於中心中所提到的醫師,本人並未說過是詢問是否可繁殖,而是詢問隱睪病變的問題,本人對於插曲(杜蘭朵)扭曲事實一事保留法律追朔權

三.關於本人是公務人員身份兼差販賣活體說明

不知對方是否沒查清楚
第一,本人並未俱公務人員身份(誰說在公家機關做事就一定是公務人員的?)
第二,就算本人俱公務人員身份,本人代朋友po賣貂資訊皆是在5~6月份,而本人在7月1日才至公家機關上班,且在飛格所po資訊皆指明貂在台北新莊,本人住台東,再怎麼樣貂也不可能由本人這邊賣出去吧?
若指本人賣貂,一定會有賣貂所得,本人在台東,再怎麼也得用匯款或ATM轉帳,若有疑慮,本人願意提供本人名下所有銀行存摺來查詢是否有與其他人甚至是一休的金錢往來
若查清了,請傳mail至本人的主任信箱檢舉的朋友請勿再騷擾主任,謝謝!!

四.有關貂使用項圈說明

先說,本人家中的2隻貂在台北及在台東時從未發生過貂跑出去或被門誤夾的事,就是因為本人習慣在貂出籠後戴上有鈴鐺的項圈,而本人的貂也不會因不舒服而要想辦法將項圈給弄下,就是因為本人將項圈調整成鬆鬆的,可以直接由頭套進去,且是用布製的,本人曾試過,用金屬項圈,即使再鬆,貂還是不喜歡,會想盡辦法弄掉,但布製的項圈,只要不是在牠脖子上上扣,而是先扣好再套進去,這樣的鬆緊度貂是不會有
不束縛感,且只要習慣了,要出龍,若聽到項圈上的鈴鐺聲才會跨出籠,若沒聽到,即使門開了,怎麼誘拐也不會出來

有鈴鐺的聲響,不管貂在那邊都可以立刻知道,貂有時很賊,會偷偷的跟在後面,等你開門後衝出去,有項圈及鈴鐺,只要貂一動,就會知道,就可以事先預防偷跑或被門誤傷的事情發生

五.關於某人版上所說的另一件事說明

本人記得那次是第二次去可可家,她所說的四個人基本上是不成立的,為何呢?
因為原本跟我約的是玉武,但玉武睡過頭,要我先去找可可,而本人到可可家附近時還差一點找不到可可人,因為她不在家,與小龍及一位妹妹在一家簡餐店吃東西,玉武還因睡過頭被可可罵,玉武說等晚餐時間前才會來會合而一休則在我到後半小時才到,那時還是小龍去接的,本人那天是穿無袖沒錯,但外面還有一件米黃的短外套,再加上本人是騎機車到捷運站換搭捷運,所以還會有一件薄外套,當時在簡餐店,本人也只是脫掉薄的長外套,何來只穿無袖的衣服,且四個人臉上發青是某人自己想象的吧?(當場那來四個人?)


[以上是我看錯時間點,因此在不修改本文的狀況之下多此段落,在貂聚時我是穿無袖上衣是沒錯,但掖毛的事,也沒人跟我說過,我也不是會因一點小事就去討厭一個人的人]


那天倒底是為了啥事去呢?就是為了杜蘭朵的事,且當天也沒人提說要當副部長,是有提需要一個副部長來分攤部長的工作,本人對任何社團中事情一向很懶,可以叫本人做掛名的幽靈社員或幹部,也可以要我提供資料及資訊,但就是別叫我有實質的責任及權利,當時也只討論到要找一個副部長,並未說要找誰,因所有幹部不在,副部長這個職務也應是由幹部中選出,我在當時並非幹部,因此一休是不可能提我的,再則
當時的當務之急就是解決杜蘭朵的事,本人並未參與其後的幹部會談,因幹部會談都是在晚上,且是用Skype,本人前面也說過了,本人晚上是無法上線的,所以任何線上會談,本人一律沒參加過,且本人在那天與所有人談到最後,由最年長的一休寫大綱,再由本人依大綱寫內容,文寫好了,再傳給一休,再由一休與可可及其他幹部討論修改,最後修改好後再由一休po到他版上,再請可可引用,當時參加討論的幹部們自己心裡有數,在去年事情發生後,可可曾用這件事來說,將所有事推給了我及一休
當時在那件事的文章下有一位幹部回了一句讓我印象很深,就是"怎麼事情跟之前所說的不一樣",而可可回覆"不一樣?你在說啥?我不知道",而留言的這位幹部是那位也就不多說了(我想那位幹部自己應該也記得吧),但可以確定的是有參與晚上幹部會談中的一員,但後來發現,這位幹部的那留言被隱藏起來了


最後,並非本人愛出風頭,或我討厭某人,本人是只要曾是朋友,即使與本人交惡,但本人還是會維持表面關係, 更不會無端惹事,四處放話,除非是先惹了本人
也奉勸各位不要犯了當初本人與一休所犯的同樣錯誤,只聽一面之詞,而沒再去深入了解事情的真相,最後惹來一身猩羶



本人也在發這篇聲明後不再做任何回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